水文化
您所在的位置: www.bet3365 >党的建设 > 水文化
【渔乐记】水乡的罾簖
时间:2018-07-12

     □凤 

勤扳罾,懒张簖。扳罾的每隔半个钟头就扳一次。而收簖一般是隔一夜,在晨光熹微中,撑一柳条子,在河面上轻轻滑过。家乡河网纵横,似人身上的血管。河边杨柳洒下绿荫一朵朵,灰色的村庄便老牛一样静伏着。临河人家用罾扳鱼。网的四周系在两根交叉的粗竹竿上,交叉处再系在一根粗竹竿的顶端,在交叉处的十字架上扣着粗大的缆绳,缆绳又连着铁滑轮,另一端固定在一根杉木上,搁在岸边,不用人守着。

  记忆中扳罾的老农独身,高颧骨,有点驼背,声音尖细如女人,头发如秋后的枯草。他对我们很友善,从不发火,任我们好奇地看他扳罾,任我们放飞儿童时代缤纷的向往。过一会儿,茅屋里的人就出去扳一次,见网里有跳跃着的鱼,便用小网兜抄上来,养在河边的竹篓里。也有二三寸长的小鲫鱼或更小的罗汉鱼,只能晒干炖着吃,或蒸熟了用黄酱拌着吃。冬天的水咸菜冻小鱼,麻辣辣的,极爽口。

有时会扳到大鲤鱼、大青鲲、大鳊鱼,扳上来时泼剌剌地挣扎,水花四溅。几个人大声欢呼,手忙脚乱地把网扳到岸上放平,再扑上去抱住,那鱼往往是四五斤重。这可就轰动全村了,成为邻人乡里涎羡的好运道了。下簖的往往用很多木棍或竹竿钉在水里做桩,桩附近的水底就是鱼簖了。鱼簖一节节的很多,每一节都像一个小圆桶,入口有倒刺,鱼虾游进去了,休想再游出来。簖里有时也有鱼饵。夜里竹竿上吊着一盏马灯,应和天上的星星,波光粼粼,一河的碎银,闪烁迷离。有时倒簖时会倒出一条水蛇或菜花蟒,不急,用一根木棍挑起来,然后再放到河里去,绝不杀生。

    刊于2018年7月8日《淮海晚报》A4版